首页
首页 > 童话科幻

陈颖:永恒的灯塔

何为担当,我该为什么而担当?

深夜,这个问题又一次扣击着我的心弦。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于是点亮了床边的灯,披衣坐起。舷窗外,大大小小的行星、陨石以光速向后倒退,无边无际的黑暗,似要将我这一点微弱的光吞没。
沉寂中,我感到无尽的压抑与心慌。
往事一点点浮现脑海,一帧帧画面依然历历在目,不断回放——
一个月前,我被莫名带上了这个飞行物。这里的生物除了身上散发着的蓝色的光,与人类并无差异。之后我才渐渐了解,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类型的灵魂,因为星际中曾有过许多战争,殖民,或是基因实验,灵魂形成了不同种类,分散在星际各处,包括地球。
其中,有一种高级灵魂,就是深蓝灵魂。他们具有超高的智商和先进的科技。深蓝人不断在星际中寻找着自己的同伴。而我,正是他们中的一员。
多日以来,我发现深蓝人很孤僻,一个个来往匆匆,各自做着自己的工作,不善于沟通,这让我深感生疏。有时候,我也深深思念着父母和朋友,思念着我生活的地球。
我也不能白在这里待着吧。于是之后的日子,我被安排看押一个人,叫溟。
起初他对我有很大的敌意,后来得知我也是地球人,他降低了敌意。时间一久,我们渐渐熟络起来。
“你为什么会被抓起来?”我问。
“造反。”他低垂着头回道。
造反?我皱起眉头,十分疑惑:“你也是深蓝灵魂,为什么要……”
“什么深蓝不深蓝,我只知道这一生我是地球人,是中国人,那里有我的故乡,有我的家人,有我熟悉的一草一木。”他突然抬起头,打断我的话,紧紧攥着拳头,情绪激动。“你知道吗,他们要灭绝人类啊!我绝对不会让它发生!”
什么?灭绝人类!我心中一跳,脸色发白,嘴唇颤抖,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溟尽量恢复平静,说起自己来到这里的经历,以及发现了深蓝人的计划的种种经历。
“你难道想就凭借一己之力对抗众多的深蓝人?”我问。
“对,哪怕结果很渺茫,我必须尽自己的努力,履行我的责任。”他的眼里闪着坚定的光。
我陷入沉思。
“……你接下来的命运会怎样?”我又问。
溟苦笑了一下,“有逆反心理的深蓝人会被抹除记忆。”
他在我临走之前塞给我一对耳机,这是离开地球前他偷偷带的。
“我想或许你该好好想想担当与责任这几个字。”他对我说。
担当与责任……
回过神来,我看着窗外璀璨的星河,戴上耳机,熟悉的旋律流淌进心间,点点滴滴,让我鼻子一酸,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这首歌叫《WaltzingLeaves》,我记得里面有这样一段评论:
“轻巧滴落在地球上,开出了一朵蔚蓝的花朵。
轻巧绽放在宇宙间,形成了一个蔚蓝星球。
读刘慈欣老师的《三体》时,总感觉人类下一秒就要灭绝,但听这首音乐的时候,仿佛又感受到了丝丝生机在身体中复苏。
虽然我们未来都会死,死是永恒的灯塔,但是我们不会轻易消失。
至少我不会让自己轻易狗带。”
我忽然醒悟过来,开始明白,我身上所流淌的血液不容我所逃脱。政治书上说,“青少年的责任是时代赋予的,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责任。每一代青少年都有自己的际遇和机缘,承载着人类的未来命运。”
而我现在面对的,正是我的际遇与机缘。
我匆匆跑出去,去找溟。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我大口喘着气,顾不上害怕,只能在心里祈祷他还没有出事。
可一切还是晚了。
当我到的时候,溟被一群深蓝人押着,正不断反抗。
一旦溟被带走,他就会被抹除记忆,到时候我一个人更难以战胜深蓝人。我心里极度不安,心脏砰砰直跳,手掌出现汗珠。我知道,如今只能智取。
我要求跟着他们。终于还是到了实验室。密密麻麻的管子,器械和瓶罐布满了房间。几个深蓝人开始输入数据,剩下的一个深蓝人和我抓着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里面静的可怕。我和溟对视一眼,我松开溟。溟眼疾手快甩开深蓝人的钳制,我也抓住一边实验台上的激光枪,朝控制台上的深蓝人射去。
接着,我们冲向门外。此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紧张和害怕。溟知道飞船的核心在那里,我跟着他,一路东转西转。
刺耳警报响彻在身后,划破寂静的夜。
终于到了。眼前,就是这个飞船的核心了。我望着,有点出神,手中攥着一颗炸弹,从实验室里偷的。
“不许动!”数百个深蓝人忽然围过来,数百个闪着幽光的眼睛盯得我发毛,数百只枪直直地对着我和溟。
他们以为,我们真的怕死吗?我失笑。
我按下按钮,滴答的声音响起,令人毛骨悚然。深蓝人慌了,想要夺走炸弹,可是已经晚了。
火光冲天的那一刻,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我跳出飞船,在漆黑的宇宙中坠落,抬头看着爆炸中冷漠的深蓝人乱了手脚。
我想,我就要死了。
可是我不后悔。
我终于明白,所谓担当,就是在面对危机的时候挺身而出。至少,我曾担当过。
“死是永恒的灯塔。”但我,不会轻易消失。

(作者系山东省日照岚山高兴中学学生,本文系华语作家网与作业帮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作业帮写作大赛创意奖获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