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文坛资讯

马海轶诗集《公交站遇见豹子》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马海轶,原籍甘肃定西,现居青海西宁。企业职员,当代诗人。作品入选百余种文学选集;出版文学专著4种;曾获青海省文艺创作政府奖等多种奖项。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公交站遇见豹子

青海人民出版社
马海轶著

 后记:带你到公交站看豹子



        这是我第二本正式出版的个人诗集。我的第一本诗集《秘密的季节》,据代序言的作者说,它是在“想象和抒情之上重建低河地带”。低河地带是我的故乡,至今还被犁铧、驴马和碌碡为代表的农业统治,这意味着我的第一本诗集,与农耕文明存在千丝万缕的瓜葛。自那之后,许多年过去了,我带着疲倦和沧桑,也带着轻松和不屑,终于来到公交车站。不管公交站是现代的还是后现代的,反正它已经远离大片麦田了。
        公交车站绝大多数都在城市。越是人烟密集的闹市,公交站越密集。它是城市人和城市生活的标配。如果城市是现代生活的肇端,那么沿着公交站,就能深入到现代生活的腹地和核心。除非在城市边缘或者深夜时分,公交站总是挤满了人。这些人从不知道的地方来,要到不知道的地方去。他们在表示安全的黄线外引颈期盼或者焦灼不安,有时候甚至拥挤和争吵。
        人们都有在公交站等待的经历。在不认识的人伙里,在众人散发出来的不愉快的气味中等待,是相当的乏味无聊。但这是生活在此地必要付出的代价。当然,偶尔也会遇到熟人。这时就会鼓起勇气,装作很热情的样子,谈论天气,饮食和新闻,还会谈论种种荒谬绝伦的事情。但总体上,一个人不会在公交站遇上生死之交,不会跟人进行灵魂交流。一旦自己要等的车来了,就会如蒙大赦般挥手上车。车子绝尘而去,所有的公交站,都是要被抛在身后的,所有的公交站都是要被遗忘的。
        但是,如果某一天某一时刻,在平常和平庸的公交站,在乏味无聊的等待中,突然出现一头豹子,情形就会在突然之间改变。豹子色彩斑斓的皮毛像一道高贵的光芒,这古老而又伟大的动物,挟着情欲和嗜血的狂风,快如闪电,猛似雷霆,它敏捷而有力的降临,将公交站沉闷的气氛一扫而光。人群受惊,轰然炸开,惊慌,惊惧,惊奇和惊喜阵阵袭来。公交站的平庸,完全它改变。即使不久后一切复归平静,但我们会长久地记住这一奇遇,它甚至会成为生命的部分。
         我将第二本正式出版的诗集题名《公交站遇见豹子》是想表明,我回到了生活现场,而且是城市生活现场。我不甘于等待的无聊、交谈的敷衍和很快的遗忘。我不甘于回首往昔,如沙漠般风过无痕。我想朝着现代甚至是后现代的方向。我相信,写作不是抱残守缺,写作不是砌坟墓。陵墓不管多么高大,但它永远在那个地方。写作是种草,一直延伸到高山雪线以下;写作有如竖起里程碑,路拓向何处,里程碑就竖到那里。我也相信,诗与我生活、生命的关系,亦如一头豹子闯进了公交站。诗改变了所有的平庸,赋予岁月不同寻常的意义。
         感谢所有为这本书的出版付出热情、心血和劳动的人。他们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的朋友。我轻而易举就能列举他们的名字。我在内心深处,时常强烈感念着他们。如有机会,我愿意请他们一同到公交站去看豹子。

                马海轶
             2019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