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诗词歌赋

“诗酒田园 魅力洋河”全国著名诗人采风:罗广才的诗

 总让蝴蝶忘记扑扇着翅膀(组诗)
 
 
《每一滴水,都以酒的身份和你共叙衷肠》
 

200多家酒厂开工了
阳光开始遣词造句
这座千年小镇早已习惯了被置顶
和她的一瓶酒相比
洋河镇更像一首五言绝句
在这剩余的春天里
像一满棚的金盏菊
笑开了花
 
数得清的田园和数不清的
植物工厂里,绿的绿红的红
向下开花的香蕉树比生活
慢半拍,慢节奏的逆行
 
古黄河廊道拦住了想哭泣的人
玫瑰小镇是否有一朵为她心碎过的花儿
地下酒窖始终亮着
陶坛里的酒在自由地呼吸
 
饮下这杯酒,像生活中许多禁忌
的围挡被拆除一样
总会想起那些对我恩重如山的人
总会想起香消玉殒的她
离开我24年的父亲也急急赶来
我放心不下的那些人和事
悬崖上的中年
在一杯酒中慢慢释怀
在一杯酒中粉身碎骨或重塑金身
 
天下不可大醉,我来洋河微醺
在洋河,我们见到的每一滴水
都以酒的身份和你
共叙衷肠
 
2020年4月29日07:08初稿于江苏省宿迁市洋河酒厂贵宾馆
 
《没有一个踉跄的人,做古镇的背景》
 
 
洋河岸边,总有一群赶路的人
扶起月光
 
中大街的灯光顺着一坛坛酒香
亮了起来。这个春天
尘封了那么多的窗外事,邂逅了
密集的稻谷和通天的蓝
酒酿的词语覆盖了古镇 
路过的病毒和冷风的唇语
手托斜风细雨的人
细听酒液均匀的呼吸。这人间的透明
热血出征,散发芳香
 
走了很远的路,没有一个踉跄的人
做古镇的背景。只有梦幻
化蛹成蝶。在洋河作一只蝴蝶是艰难的
上升的气流弥漫着酒香,总让蝴蝶
忘记扑扇着翅膀
 
我们是一群已被酒香浸体的旅人
在翘脚灰檐下神清气爽
时常深呼吸,那是微澜的时光里
五谷的味道,土地的味道
穿大街过小巷的
爱情的味道
 
2020年5月11日04:31初稿于沽上一番街寓所

 
《徐淮路上的农业嘉年华》
 
在洋河的左边,右手的杯
喜欢一滴酒的留香
这里,灯火通明
与暗淡无关。这里有无数的远方
破碎的影子,和植物的群峰
徐淮路上的农业嘉年华
就是一行行拔地而起的作物
在一层层白色管道上悠闲地列队
葱叶和菜叶以它们的旺盛生长着
只要生命是蓬勃的
人工栽培也无法忽略绽放的美
 
谷实馆里,犁铧散落
V形的铁,锈出旧时的泥巴
多像失去过很多的我们,痛和记忆都还在
被豁出的那一条条沟
长满了苦难和心酸
失声的土撑起泥的坚决
在外挂的希望和收获间
怀揣风寒,软化敌意
土骑着泥
长出绿色的波涛
来袭求而不得的
生活
 
沙漠馆里,古长安城和敦煌莫高窟安好
月牙泉和到楼兰古城无恙
一个民族西部古文明的图画
有着花卉馆里的芬芳也遮不住的
荒凉。新时代的农业用数据线连接着土地
也连接着岁月的弯弓射出的烈焰
和一滴酒燃烧出的热度,让那么多的蔬菜和花朵
长在空中,体内充满热流
充满神韵和灵光
 
徐淮路上的农业嘉年华
用8个主题展馆里展示着
这座千年古镇从神农时代以来长满的
密密麻麻的有关生活的,生命的,农业的
一句句的不改乡音的
有着古典之韵和现代之秀的
有着美酒之芳,花草之气的
洋河方言
 
 2020年5月16日04:58初稿于沽上一番街寓所
 
罗广才,1969年出生,祖籍河北衡水,《天津诗人》诗刊总编辑、京津冀诗歌联盟副主席、天津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天津市朗诵艺术协会副会长、天津鲁藜研究会顾问、河北省文学院第14届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诗刊》《大家》《星星》《草原》《诗选刊》《作品》《诗林》《诗潮》《诗歌月刊》等文学期刊和《中国新诗300首(1917—2012)》《中国诗歌精选300首》《读者》《书摘》等500余种选本和文摘报刊。诗歌《为父亲烧纸》《纪念》等作品广为流传,著有诗集《罗广才诗选》等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