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文学评论

一腔热血扎根泥土 笔墨酣畅书写春秋——浅谈作家章社友的小说皇天后土三部

王从清 与农民作家章社友老先生相识于去年的郑州,当时我们《中华风》杂志及作家万里行主办了他的作品研讨会,记得当时的研讨会开的非常成功,也非常佩服这位创作颇丰的老先生对文学的痴迷与追求。刚好今年十一长假,抽时间拜读作品。假期的多雨天气,让我有幸在家读完了他的皇天后土三部曲小说:《灌河岸边》、《山路弯弯》、《黄土地》。说实话三部作品让我非常震撼,可读性非常强,浓郁的豫西地区风情文化扑面而来。大到物华天宝、风土人情;小到婚丧嫁娶、民风民俗、乡间俚语全在他的笔下熠熠生辉。 章社友老先生首先是一个农民,然后才是一个作家,所以他的作品才能根植于这片他所热爱的土地。而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乡土,给予他无穷无尽的灵感。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父老乡亲的喜怒哀乐,全在他的笔下落地生根。掩卷沉思良久,都不知道如何下笔,三部厚重的系列小说宛若潺潺河流奔涌不息,篇幅所限,我只能摘取其中的几朵浪花,以飨读者,不足之处,请批评指正。 一 小说《灌河岸边》将故事的背景放在豫西伏牛山区西峡县一个叫做五里桥乡黄狮村的小山村,时间跨度长达四十年,以点概面反应了我国农村改革发展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整部小说一气呵成,有很强的代入感。 小说的艺术特点鲜明,构思新颖,读完整本小说,我对开篇的人物出场及动作、细节、对话、心里、场景描写印象深刻,一幅普通农村家庭吃饭的场景栩栩如生,且看第一章第一、二段原文: 王红保放下饭碗,抹一下嘴巴,一扭屁股,腿耷拉到床沿下,坐在床边,思谋着是不是到街上走走?街上肯定有人闲哨。从学生到社员,以后就和村里人混在一起了。院子蚊子在叫,可能园子种玉米的原因,据说种烟就不会有蚊子。 父亲也吃完了,退坐在床头上,揪一根笤帚棍剔牙。母亲扒拉饭底的几口粥,看见父亲的所作所为,马上皱起眉头,沉着脸说:“又揪,笤帚让你揪光了,哪有钱买!” 你看:人物、场景、细节、对话、心里、动作等描写全在这短短的两小段里展现出来,表现出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使读者不由自主地想往下读。 小说中还有一段关于割豆子比赛的文字,也非常精彩,你追我赶、生动有趣,留下那个时代深深的印记,类似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另外我还想说的文中有一段写景非常传神,现摘于后,与君分享: “秋风在豆子地上一波一波地冲锋,人们侧着身子,抗着秋风;鸟儿在空中无忧无虑地吵叫,一忽儿扎下地面,一忽儿又射向空中。” 作者拟人手法的运用,秋风一波波冲锋、鸟儿上蹿下跳,风传神,鸟生动,宛若神来之笔。 二 小说《山路弯弯》,文如其名就是主人公命运多舛的象征意义的写照。将20世纪八十年代一对男女青年的命运与大时代背景结合在一起,内容跌宕起伏,读来令人动容,一起与主人公同呼吸共命运。 小说重点塑造了娟子这一典型人物,围绕娟子这一女性倔强勇敢,面对困难、面对世俗,不屈不挠地与命运抗争,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 小说的前半部分对三宝这个人物着墨较多,他的善良、真诚,他的聪明、吃苦耐劳,使他在异乡的城市有了落脚的地方,有了发展空间,本来可以站稳脚跟,大展宏图,怎奈红尘嚣嚣,天不遂人愿,飞来横祸夺取他年轻的生命。 下半部分的主人公娟子,是作者重点塑造的人物形象,恋人三宝的突然死亡,让娟子如坠深渊,更有甚的是她未婚先孕,在八十年代的农村,唾沫

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谈叶细初先生《卓峰闲吟》的诗意栖居

罗洪安 叶细初老先生《卓峰闲吟》这部著作,看似闲吟,实则匠心独具,看似随意,实则处处诗情画意。而这得益于叶老日积月累的浓郁文墨气息,以及发自内心的诗书气质,他为槎城放歌,为乡情倾怀,用诗意的眼睛去发现生活的美,用诗意的方式去提炼人生的哲理,活出了诗一样的生活,诗一样的人生。 生于斯,长于斯,叶老由衷地热爱自己生活过的城市。爱默生曾说:“语言是一座城市,每个人都为这座城市的建设增添了砖瓦。”文字是语言最好的记录方式,叶老用文字来赞美他所生活过的城市,并用自己的视角去发现生活的诗意之美。槎城的美在叶老的笔下被描绘得淋漓尽致,河源的万绿湖、野趣沟、客家文化公园、笔架山、桂山、东江画廊……这些美景尽入叶老之笔,跟随他的诗句河源的美景尽收眼底。读叶老的诗句,有身临其境之感,在领略这些自然风光时的同时,会有一些奇思妙想不经意触动你共鸣的神经,不亦乐乎。“朝卷闲云浮瀚海,暮飞轻霭接长天”《春游万绿湖》中一幅震撼壮观的万绿湖美景图映入眼帘,宽广浩大,水光相接,完全能与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滕王阁序》中的千古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情画意相媲美。而在《游东江画廊》中对东江风情的描写更是令人陶醉:“山青水绿碧波漾,翠竹千丛筑画廊。蝶舞蜂飞银鲤跃,桃园李熟稻花香。隔篱黄叶闻啼鸟,对岸青砖披艳阳”,一幅幅美景图铺展而来,有山有水的好地方,绿色盎然,诗人运用了动静结合的手法,把东江画廊的静美与它的灵动相结合,生动形象地刻画出一颗隔篱黄叶闻啼鸟的好奇之心,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溢于言表,原来惊奇的不只是鸟儿,还有游人对自然美景艳阳映